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激发农业发展内生动力

2018年08月13日

摘要: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能迅速适应市场的需求变化,有利于农业生产经营的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和效益化,有利于促进农业生产力的提高,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一环。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能迅速适应市场的需求变化,有利于农业生产经营的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和效益化,有利于促进农业生产力的提高,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一环。

  一、我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现状

  当前,我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呈现良好发展态势,各类新型主体蓬勃发展。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方面,截止2017年,我省销售收入亿元以上企业204余家,比2015年末增加7.37%,其中超百亿元企业2家,超50亿元2家;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32家、省级重点龙头企业414家。农民合作社方面,截止2017年,全省28097个行政村中,注册登记的农民合作社99677家,比2015年末增加25.17%,其中国家级示范社370家,省级示范社2537家。实际入社成员114万户,占全省总农户的15.4%,合作社社员年收入平均比非社员高20%左右。家庭农场方面,全省认定家庭农(牧)场9785家,比2015年末增加8.31%,流转土地总面积856.4万亩,规模经营的家庭农场、合作社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普遍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0%以上。这些充分说明我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经具有一定的基础和规模。

  二、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重要意义

  (一)弥补自然环境不足。我省面积较广的山区昼夜温差较大,适合种植多种独特作物。但囿于地形限制,常常存在运销困难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通过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经纪人等新型主体形成稳定的产品收购、加工链条,借助“互联网+”建立现代物流服务体系。另一方面,通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引导社会资本投资土地整治和高标准农田建设,改善我省立地条件、优化农业发展基础,涌现出“龙头企业+生态”等新业态、新模式。

  (二)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长期以来,我省农业没有形成规模优势,未建立现代化经营体系,农产品加工率和商品率低,需求侧和供给侧对接不畅。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抓手,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方面,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能够优化生产要素配置,并通过(一产)种植生产、(二产)精深加工、(三产)提供服务“一条龙”带动农业农村三产融合,推动形成粮经饲统筹、农林牧结合、种养加一体的现代农业发展新格局。另一方面,发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农业发展中的技术集成、产业融合、创业平台、核心辐射等功能。通过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主体推动仓储、物流、加工等流通环节有机衔接,带动其他新型主体和农户实现专业化、标准化、集约化生产,进而实现农业生产体系的现代化。

  (三)提升农业科技水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通过提高现代化农业机械和农业技术等生产要素的投入,减少劳动投入,降低单位生产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生产高附加值的农产品、增加市场竞争力。同时,更好地推广农业科技成果,通过为社员提供农业技术培训等服务提升农村科技水平。

  (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新型职业农民是以务农为职业,掌握相关农业技术、具有一定经营管理能力的人力资本,主要包括已有多年农业经验的农民、返乡创业者、农业技术人员、高校毕业生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拥有较强的农业技术,有利于农民等群体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自身素质,成长为新型职业农民。

  三、促进我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建议

  (一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统一

  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家庭经营基础性地位等基本原则,同时发挥市场导向作用,注重保障市场的公平竞争。在具体实践中,充分认识本区域资源条件和发展实际,判断适合本区域的发展模式,因时因地相机制定发展规划;采取多种宣传方式普及各类经营主体相关知识,着重宣传政策红利,减少农民群体的后顾之忧。

  (二平等保障各类经营主体利益

  通过细化土地流转政策、稳定利益分享机制等措施保障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利益:通过农村产权交易平台等市场化平台建立稳定的土地流转价格形成机制;注意平衡土地流转价格,既不过高增加新型主体的成本,也不过低使集体和农民利益受到损害;完善农户入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具体政策,明确农户可入股的资金、途径及降低风险措施;研究制定“保底收益+入股分红”等模式,完善订单带动、利润返还、股份合作等利益联结机制的具体政策,让农民真正受益于农业现代化,激发农民自主性。

  (三)鼓励新型经营主体规范化管理

  鼓励符合条件的各类新型经营主体建立党组织,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鼓励各类新型经营主体进行“三品”认证和品牌创建,提升产品质量,扩大品牌知名度;鼓励各类新型经营主体建立现代化运营管理机制,现代财务制度和审计制度。

  (四)多措并举降低经营成本

  落实税收优惠,严格落实在增值税、营业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等税收方面的优惠措施;创新和完善金融信贷服务,建立健全全省农业信贷担保体系;扩大保险支持力度,积极引导各类主体参加农业政策性保险,同时鼓励参加商业保险,对参保的各类主体,可以给予保费减免或补贴等优惠;采取补贴措施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我省中低产田改造等基础领域,推动设施用地、农用电价、农机设备融资租赁等环节降成本。

  (五)大力培养新型职业农民

  完善对新型职业农民的认定标准,探索提高新型职业农民综合素质的渠道和措施;经常性开展对经营者的轮训,重点指导现代化经营手段、现代种养殖技术、新品种新技术推广等;鼓励和支持大学生、农民工、科技人员等返乡创业,完善对该群体创业的支持政策。解宇超

Top
来源:信息与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