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融资能力对我省固定资产投资的影响分析

2018年07月09日

摘要: ●2018年以来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降 ●企业自筹资金能力下降直接影响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 ●重视资本市场发展,扩大直接融资比重

  2018年以来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滑,1-5月增速同比下降15%,降幅比1-4月扩大3.8个百分点(见图1),低于全国增速21.1个百分点(见图1),其中民间投资下降23%,降幅比1-4月扩大1.7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增速31.1个百分点。回顾2012年、2013年,我省固定资产投资仍保持20%以上的高速增长,2014年、2015年分别下降到11.5%、14.8%,到2016年又下降到0.8%,2017年增速回升达到6.3%,增速波动很大(见图2)。总体上看,当前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仍面临较大压力。

  在此背景下,去年底省发改委开展了企业投资意向调查,结果表明融资难、融资贵是企业在投资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难。因此,分析企业融资能力对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影响很有必要。

  一、企业融资能力与固定资产投资之间的关系

  自1992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每季度都会对全国5000余家工业企业进行抽样问卷调查,并发布《企业家问卷调查报告》,在该报告中有一项资金周转指数(反映企业家对本企业本季度资金周转情况的判断),该指数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之间的关系如图3所示:

  从上图可以看出,2016年之前资金周转指数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之间存在高度相关性,因此有人认为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能力与企业的资金周转情况直接相关,即良好的企业融资能力是稳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基础。但2016年后企业资金周转指数缓慢回升,而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仍呈下滑态势,这也表明良好的企业融资能力并不足以成为稳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充分条件,固定资产投资还受到营商环境、企业家信心和宏观经济预期等多种因素影响,所以在当前阶段企业融资能力下降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制约程度有限。

  二、企业融资能力下降影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尽管企业融资能力下降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制约程度有限,但这也仅是对当前全国形势的判断,针对我省情况还需进一步研究。分析研究我省企业融资能力,可以从全省固定资产到位资金来源入手,其主要分为五个方面:国家预算资金、利用外资、国内贷款、自筹资金及其他。

  下面对各项资金来源逐一进行分析:

  一是国家预算资金。2012年-2016年投资到位资金来源中国家预算资金整体上保持稳定,占到位资金比重大约5.5%-6.5%;2017年国家预算资金337.8亿元,同比增长20.5%,占到位资金的6.5%。

  二是国内贷款资金。2012年-2016年国内贷款资金占到位资金的比重呈整体下降态势,从最高时的约11%下降到6%以下,特别是2015年、2016年国内贷款资金出现较大幅下降;2017年国内贷款资金500.6亿元,同比上升89.6%,占到位资金的9.6%。

  三是利用外资资金。利用外资资金占到位资金比重一直很小;2017年利用外资资金9.2亿元,同比增长了3.1倍,占到位资金的0.2%。

  四是自筹资金。在近年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来源中,自筹资金长期占有绝对优势(占比70%以上),2015年达到最高约81.5%,但自筹资金在2016年出现绝对数和比重的“双下降”;2017年自筹资金3235.9亿元,同比下降11.3%,占到位资金的比重62.4%。

  五是其他资金。这部分来源资金也较稳定,2012年-2016年占到位资金比重约6.8%-9.4%;2017年其他资金1106.1亿元,同比增长175.2%,占到位资金的比重21.3%,增幅显著。

  通过以上分析,发现自筹资金直接决定了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能力。2016年自筹资金出现的“双下降”,恰恰与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及民间投资出现的断崖式下跌相对应(2016年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及民间投资增速分别从上年的14.8%、21%下降到0.8%、7.4%)。因此,企业自筹资金能力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造成我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快速下滑的直接原因。

  三、影响企业自筹资金能力的因素分析

  影响企业自筹资金能力的因素,可以从企业自身盈利能力、资产负债状况和民间借贷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是盈利能力方面,2015年我省规模以上工业利润盈亏相抵后净亏损68.1亿元;2016年得益于去产能下的煤价反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208.7亿元;2017年煤炭全年维持高价,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1024.5亿元,增长3.5倍。以我省七大煤企为例,2015年净利润总额为亏损56.12亿元,2016年减亏21.52亿元,2017年扭亏为盈净利润总额超120亿元。盈利状况持续改善,有利于提升企业自筹资金能力。

  二是资产负债状况方面,今年1-4月省属企业资产负债率达78.1%,虽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但仍高于全国国资系统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再次以我省七大煤企为例,截至2016年底,七大煤企总资产合计15252.5亿元,总负债合计12601.9亿元,总资产负债率82.6%,较2015年高出0.4个百分点;至2017年一季度,七大煤企负债总额扩大到13086.2亿元,总资产负债率82.7%,高出上年同期0.6个百分点。巨额且快速增长的负债给企业频频带来信用危机,也导致企业发债融资的期限趋短、成本上升,对企业自筹资金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三是民间借贷方面,近年来全国多地及我省一些地方都出现了民间借贷危机,并呈蔓延趋势。由于各地频频发生民间投融资中介机构“跑路”、企业因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部分投资者损失惨重等事件,民间借贷中的人际信用危机逐步加剧。加之近年实体经济低迷、民营企业经营困难,企业偿债能力受到较大制约,导致传统的植根于熟人关系的民间借贷体系受到很大打击,直接削弱了企业通过民间借贷方式的自筹资金能力。

  总体来看,盈利状况改善有利于企业自筹资金能力的提升,但其无法抵消企业负债率高企、民间借贷难带来的负面影响,最终导致企业自筹资金能力下降,制约了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

  四、政策建议

  下一步,需要努力拓宽投融资渠道,逐步提升我省企业融资能力,为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保持长期稳定增长,打下坚实基础。

  一是积极发挥政府投资基金的引导、示范和放大作用。我省截止目前共设立了太行产业投资基金、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等12支政府投资基金,要明确政府投资基金定位,提升现有基金管理,通过召开融资洽谈会,为投融资双方搭建资金融通桥梁,有效发挥基金在金融资本与产业结合方面的引导作用,引导金融资金“脱虚向实”,支持实体产业、实体企业发展。

  二是重点发展一批政府出资为主、经营规范的融资担保机构。针对一些中小企业在申请银行贷款过程中,遇到的抵押品不足、担保落实难问题,应当借助国家推动建立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的机遇,发展政府支持的融资担保公司,建立政府、银行业金融机构、融资担保公司合作机制,扩大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担保业务的规模。

  三是扩大企业直接融资比重。借助资本市场融资,可以极大缓解企业在面对银行及民间借贷时告贷无门、利率高企的难题。扩大直接融资必须重视资本市场发展,引导和扶持企业利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如细化并落实扶持公司上市、挂牌的奖励政策,鼓励有偿债能力的企业发行公司债券。

  四是继续推动我省国有企业尤其是煤炭企业债转股。当前,我省国有企业尤其是煤炭企业正处于深化改革、转型升级、加快发展的关键阶段,市场化债转股能够带来一定的缓冲期,通过降低杠杆率帮助企业调整优化资本结构。下一步,我省要坚持以市场化、法治化为原则,继续扩大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并加快推进已签约债转股协议的项目落地,引导债转股资金流向有较好发展前景但遇到暂时困难的优质企业,严禁技术落后、产能过剩企业参与债转股,严格限制企业负债规模扩大。

  五是多渠道筹集建设资金。积极争取国开行、农发行等政策性银行贷款,在易地扶贫搬迁、农村公路、现代农业、棚户区改造、生态环保等方面争取更多资金支持。积极争取中央预算内投资、国家专项建设基金及地方债资金,支持我省重点项目建设。(袁浩)

Top
来源:信息与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