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全省民间投资形势分析

2018年02月08日

摘要: ●2017年全省民间投资同比增长7.8%,高于同期全国民间投资平均增速 ●民间投资在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据主体地位 ●营造民间投资适宜宽松环境,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

   民间投资是我省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快增长、经济保持平稳运行的重要支撑力量,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当前全省民间投资概况

  2017年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不含跨省)5722.2亿元,增长6.3%,其中民间投资3408.9亿元,增长7.8%,比同期全国民间投资平均增速快1.8个百分点,比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快1.5个百分点,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59.6%,低于同期全国民间投资(60.4%)占比0.8个百分点。

  此外,截至2017年12月31日,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共申报项目27366个、总投资29133.4亿元,其中民间投资17535个、总投资18417.3亿元,占全部申报数和总投资的比重分别为64.1%、63.2%。

  二、当前我省民间投资呈现的特点

  (一)民间投资占据投资主体地位

  2017年全省固定资产投资5722.2亿元,其中民间投资3408.9亿元,占全省固定投资比重59.6%;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也显示,民营企业申报项目投资额占总投资比重63.2%。这表明,民间投资逐步占据投资主体地位,成为我省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快增长、经济保持平稳运行的重要支撑力量。

  (二)民间投资在第三产业投资增速明显

  2017年全省第一、二、三产业民间投资分别完成468.2亿元、1240.9亿元、1699.8亿元,分别增长6.1%、2.5%、9.9%,其中第三产业民间投资占全部民间投资的49.9%,且其增速分别高于第一、二产业民间投资增速3.8、7.4个百分点。

  (三)各行业民间投资介入程度存在较大差异

  受行业特点、投资周期及收益和政策扶持力度等各方面影响,民间投资在国民经济各个行业的介入程度存在较大差异。截至2017年12月31日,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申报民间投资额18417.3亿元,有关数据如下:

  表1 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按行业民间投资申报情况

  指标名称

  民间投资(亿元)

  固定资产投资(亿元)

  民间投资/固定资产投资(%)

  行业民间投资/全部民间投资(%)

  农、林、牧、渔业

  3532.3

  4230.8

  83.5

  19.2

  采矿业

  831.1

  1184.7

  70.2

  4.5

  制造业

  4139.5

  4831.2

  85.7

  22.5

  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

  1144.9

  3317.7

  34.5

  6.2

  建筑业

  430.9

  1789.7

  24.1

  2.3

  批发和零售业

  211.6

  221.2

  95.7

  1.1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634.8

  2278.1

  27.9

  3.4

  住宿和餐饮业

  42.7

  49.2

  86.8

  0.2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220.4

  307.6

  71.7

  1.2

  房地产业

  3894.7

  4404.8

  88.4

  21.1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304.9

  418.4

  72.9

  1.7

  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

  76.3

  115.3

  66.2

  0.4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280.6

  1784.7

  15.7

  1.5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1160.6

  1449.2

  80.1

  6.3

  从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来看,民间投资介入最深的六个行业依次为:批发和零售业(95.7%),房地产业(88.4%),住宿和餐饮业(86.8%),制造业(85.7%),农、林、牧、渔业(83.5%),文化、体育和娱乐业(80.1%)。

  从资金流向来看,民间投资主要发生在制造业、房地产业和农、林、牧、渔业,投资额分别为4139.5亿元、3894.7亿元、3532.3亿元,这三个行业的投资额占全部民间投资的62.8%。

  三、我省民间投资面临的问题

  (一)部分领域民间投资公平进入和竞争受限

  现阶段,我省民间投资的空间仍受到各种公开性或者隐蔽性进入壁垒的抑制,严重限制了民间投资领域的有效扩张和良性竞争。现有法律、法规和政策中,仍存在对个体私营经济投资的限制性条款。即使在市场允许民间投资进入的领域中,现行的投资审批制度对民间投资的扩张也造成了严重的约束,特别是土地、规划审批耗时较长,挫伤民间投资积极性。近年来,尽管国家及我省都出台了许多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投资环境总体趋向宽松,但地位不平等、机会不相等、规则不对等的“身份歧视”仍根深蒂固,民间资本难以摆脱夹缝中生存的逼仄感。

  (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较突出

  我省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较突出。在省发展改革委开展的山西省企业投资意向调查中,约42.5%的民营企业认为银行贷款难是企业投资遇到的最大困难,严重制约企业投资能力。分析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是企业方面,我省民营企业多数从事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的行业,企业竞争力不强,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弱;自身财务制度不规范不健全;信用状况欠佳,也难以提供有效担保、抵押方式;融资渠道单一,多数依赖银行贷款。二是金融机构方面,市场经济规律和银行审慎经营、逐利性客观上导致了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担保体系不健全不完善,加剧民营企业融资负担;中介、保险、评估、咨询等融资隐性费用高。三是政府方面,对民营企业政策支持力度仍显不足、扶持范围有待拓宽。

  (三)市域民间投资发展情况不容乐观

  从2017年各市民间投资发展看,3个市保持了正增长:朔州市增长17.7%、晋中市增长4.1%、忻州市增长7.0%,其中仅有朔州市达到全省民间投资平均增速。其余8个市的民间投资均为负增长,从高到低依次为运城市(-0.4%)、临汾市(-0.6%)、长治市(-2.4%)、吕梁市(-5.0%)、大同市(-6.5%)、太原市(-7.9%)、晋城市(-15.4%)、阳泉市(-15.7%)。市域民间投资发展情况不容乐观,表明我省民间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仍不牢固,动能依然薄弱。

  四、促进我省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对策

  促进我省民间投资健康发展,最关键的是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对表中央、对表先进、对接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打造“六最”营商环境。

  (一)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改革

  简政放权是深化“放管服效”改革的“牛鼻子”。只有真正放开权力之“手”,才能打开市场之“门”。全面实施好企业投资项目无审批承诺制,降低企业投资制度性交易成本,提高企业投资效率。加快推进“多证合一”改革和“证照分离”改革,大幅提高企业注册便利度。

  (二)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

  加强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保护,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消除各种隐性壁垒;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营造公平、公正、透明、稳定的法治环境,使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大力推进法治政府和政务诚信建设,防止和减少因政府违约毁约侵害企业和投资人合法权益的事件发生。

  (三)进一步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

  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打破基础设施、市政公用设施、公共服务等领域的行业垄断和市场壁垒,切实降低准入门槛,支持民间投资应入尽入。遴选一批有较好盈利预期、适合民间资本特点的优质项目,鼓励民间资本组建联合体投标,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四)创新政府监管方式

  在营造宽松适宜投资环境的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完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保障非公有制经济与公有制经济一样,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加快山西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加强信用监督,联合奖惩,提高监管效能。

  (五)着力破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加大政府支持力度,完善政府支持的融资担保体系,重点发展一批政府出资为主、经营规范的融资担保机构;重视资本市场发展,引导和扶持企业利用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细化并落实扶持公司上市、挂牌的奖励政策,鼓励有偿债能力的企业发行公司债券。

  (六)积极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国企混改

  积极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山西省国企混改和集体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着力引导民营企业利用产权市场组合民间资本,培育一批特色突出、市场竞争力强的大企业集团。(袁浩)

Top
来源:信息与预测